×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中国农村小伙来新加坡打拼:失业之后不放弃,靠自己创业成功,拿到了PR

马上就好 2022/06/04

当你已在谷底,只要不放弃,往后的生活都是向上的。

新加坡承载着很多人的梦想,有人在这里挥洒汗水、有人在这里收获爱情、有人在这里安居乐业......这个具有包容性的“花园城市”,安放了很多人的故事,或心酸、或美好、或励志。

江辰就是来新加坡打拼的一员,从年轻气盛到三十而立,从小山沟走向国际化大都市,他经历过至亲离世、公司裁员......逆境之下,一个女孩儿的出现,像一束光给了江辰希望,他们在新加坡开启了崭新的人生。

出生于贫困农村家庭

进入外企后来新加坡打拼

江辰出生在贵州一个贫穷的农村家庭,在小山沟里长大。家里还有个姐姐,爸妈都是农民,因为经济负担重,父母时常去镇上打工贴补家用,即使这样,江辰和姐姐也只有逢年过节才能吃顿肉。

那时候日子虽苦,但家人的爱一直温暖着江辰。“好好读书将来才能有出路”这句话一直挂在江辰父母嘴边。

为了走出大山,从初中起,江辰就在心里描绘着未来的计划:好好学习、去大城市工作,出国看更广阔的世界。

天道酬勤,高考后,江辰被深圳一所211院校录取,毕业后他留在深圳进了一家外企。他努力工作,盼着尽快带父母和姐姐看看外面的世界。

江辰的付出被老板看在眼里,有一次,公司分配了几个外派到新加坡工作的名额,面对这个升职加薪的机遇,江辰得到父母和姐姐的支持后,决定去闯一闯。

刚到新加坡的那段时间并不好过,江辰英语不流利,他就每天下班跟着视频学到凌晨;饮食不习惯,就逼着自己适应。慢慢地,江辰对新加坡的业务游刃有余,出色的业绩也让他一路升值加薪。

失去至亲、惨被裁员

无法回国的他心灰意冷

本以为一切在往好的方向发展,但是突如其来的疫情却让江辰的梦想碎落一地。

随着疫情的蔓延和发酵,江辰公司总部和新加坡的业务受到不小的打击,为了维持运营,公司决定撤了新加坡的业务并大面积裁员,江辰和一同外派来的同事不幸被裁,即使回国也没有留给他们的岗位。

在新加坡奋斗这么久的事业付诸东流,江辰抑郁不已。然而,噩耗接踵而至,失业踌躇的第二周,他接到姐姐的电话,说父亲突发脑溢血没抢救过来,母亲最近状态也不好。

一瞬间,江辰感觉脑袋嗡嗡的,他无法相信,还没有来得及享福的老父亲就这么走了。他想立马买机票回国,但是受疫情影响,航班熔断的熔断,取消的取消,根本抢不到机票。江辰只能通过视频忏悔和安慰母亲。

惨被裁员、至亲离世。那些让江辰为之奋斗的东西突然消失不见了。跌落谷底的他,整夜整夜的失眠。这时,一个女孩儿的出现,给了他希望。

事业和生活遭受打击

却迎来了爱情

女孩儿名叫可凡,比江辰早两年来新加坡,和江辰在工作上有过接触。

其实,早在他们第一次见面时,可凡就对阳光幽默、业务能力出众的江辰一见钟情。江辰对温柔美丽的可凡也是一见倾心,但他从未奢求在异国能收获爱情,两人在工作结束后就没有再联系。

不过,可凡一直在默默关注着江辰的朋友圈动态,在发现经常分享工作和生活的江辰关闭朋友圈后,可凡似乎察觉到什么。他给江辰拨通了电话,了解了事情原委,可凡心里五味杂陈,她很想抱抱这个受伤的男孩子。不久后,可凡也失业了,但两人的关系却更近了。

那段时间,二人经常通电话,彼此安慰和打气。同样的爱好、契合的灵魂,江辰和可凡认定了彼此是对的人,他们顺理成章地走进了彼此的人生。

跌入谷底后绝地反击

事业双丰收

可凡就像一束阳光慢慢驱散了江辰心中的阴霾,他们开始不断寻找新的工作机会。一次偶然的机会,江辰得知一起被裁员的同事开始做电商,还小赚了一笔,而且不受疫情影响。

江辰向可凡分享了这个消息,两人一起在网上查资料,咨询朋友......最终他们觉得跨境电商是个机遇。两人继续摸索,后来几个朋友也一起加入,大家决定一起创业。

但创业谈何容易,资金不够充裕、货源筛选和运营经验不足、团队默契度不够,配合经常出现问题,周围也会有质疑和否定的声音出现。

创业初期的困难重重,让江辰心中不时充满挫败感,好在可凡的陪伴与支持,也庆幸伙伴们没有中途放弃。

后来,大家积极调整、将各自的优势发挥到最大,继续在该领域深挖。幸运的是,他们赶上了跨境电商的风口,公司逐渐开始盈利。

悲伤的淬炼能让一个人快速成长,当你不认输就没人能打败你。“触底”后江辰的生活开始慢慢反弹,一切又开始向好发展。“当你已在谷底,只要不放弃,往后的生活都是向上的。”江辰感慨。

成功申请到新加坡绿卡

在留下奋斗足迹的地方扎根

因为行业性质的不同,这一次,即便是在疫情笼罩下,江辰的公司也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待公司业绩呈稳定上升状态后,江辰和可凡决定在这个留下他们奋斗足迹的地方扎根——申请新加坡PR。

他们憧憬着拿到PR后的生活:不用天天担心自己的工作准证被取消,也可以接家人过来长住一段时间。以后有了孩子、上学学费也降低了,拿了PR三年之后还可以购买二手组屋,买公寓也不用交那么多的税了......

紧接着,二人开始了PR申请之路。不过江辰的PR申请一开始被拒了,而可凡则是递交了3个多月了,还是Pending状态。

按说收入和品行达标了,为什么迟迟没申请成功呢?江辰和可凡后来了解到是他们在新加坡的融入度不够,于是两人一有空就去新加坡的CC(Comunity club)做义工,尽自己的力量多做贡献、融入新加坡的社会。4个月过后,两人PR终于获批了。

抢到机票回国探亲

未来依然可期

待疫情稍缓,江辰也终于抢到回国的机票,她和可凡一同回到那个陌生又熟悉的小山沟,他跪在父亲的坟前,想说的话随着泪水滴入泥土。姐姐后来嫁入了不错的人家,带着母亲搬出了小山沟,到城镇生活。

江辰返回新加坡后,每周保持着和母亲姐姐视频的习惯,也在筹划着接母亲和姐姐来新加坡住段时间。

生活在继续,未来依然可期。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