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台湾44岁男子失业后在澳洲送外卖:一天能赚500澳元,收入比我之前赚的还多

马上就好 2023/01/20

我是李良彥@芥末丝爱米粒寿司,70后台湾人。如今定居澳洲,送外卖补贴家用,没想到工作五天就能赚一个苹果手机。

大三那年,母亲劝我退学去当一名全职的传教士。虽然我不理解,但依然遵从了她的想法,从台湾排名前十的中兴大学退学,去澳洲传教。

传教结束后,我选择去美国继续完成本科学业,之后我又回到澳洲攻读了两个研究生学位,并且进入一家保健品公司担当质检和开发员。可谁曾想兢兢业业工作了12年的我,竟然在疫情前两个月失业了。

(我和妻子在澳洲悉尼)

为了生计,我不得不在44岁的时候,在澳洲当了一名外卖小哥。不曾想,收入比我之前赚的还多!

生活就像是跷跷板,你顽强你就打倒了命运的玩笑,你懦弱你就被玩笑所打倒。我不想被打倒,只能选择努力奔跑。

1976年,我出生在台湾高雄。高雄曾经是全世界吞吐量第二大的港口,不过现在已经没有当初那么繁华了。家中除了我,还有哥哥、姐姐和弟弟,我们一家六口生活得很幸福。

母亲是一名小学教师,父亲则干过很多行业,比如开餐厅、中药行。他们都十分开明,对我和兄弟姐妹没有太多要求。只是在我两岁时,母亲加入了教会,我的童年时光几乎都是在教会里度过的。

(一张泛黄的老照片,怀里的小男孩就是我)

儿时的我非常好动,喜欢打棒球。母亲虽想让我学钢琴,但还是遵从了我的选择。可后来,我打了很久棒球,发现自己确实没有这方面的天赋,最后直接放弃了训练。母亲也依然没有责怪我。

我小学和初中都是在母亲任教的学校上学,也许是因为她的缘故,我从小就是班干部,成绩自然也不差。中考,我考入了当地最好的高中——高雄高中,台湾有很多著名的人物,都是从这个学校毕业的。

学校的学习氛围非常浓厚,在这里的高中生活,我过得非常开心。高考也考入了台中最好的大学——中兴大学,学习植物病理学专业。可在我大三的那年,我就放弃了我的大学生活,在母亲的教导下,成了一名全职传教士。

(我在教会传教的日子)

有人说,人生最该追求的一张标签,就是自己的名字,可我却不这么认为。从小在教会长大的经历,让我觉得自己有义务去做一名全职的传教士。但我的计划是大四毕业后再开始传教,不明白母亲为什么执意要我退学去传教。

于是,因为时间问题,我和母亲爆发了第一次争吵。而这次,我像小时候母亲遵从我的选择一样,选择了妥协。

人生的改变,可能往往就是一瞬间。退学后,我为了生计,做了很多兼职工作,也为将来传教积攒些生活费。

因为传教是义务的,没有任何工资和补助。在这大半年的时间里,我当过家教,也去餐厅打过零工。

(我和朋友在一起传教的日子)

半年后,我被安排到了澳洲悉尼去传教,主要工作是给当地愿意加入教会的信徒做洗礼,平时帮助当地的教会从事一些行政、宣导工作。

在悉尼有很多中国人,我的传教工作,主要就是面向华人,语言沟通不存在太多问题。

在悉尼的两年传教经历,给我带来了很多改变。很多时候,我需要克服胆怯的心理,在异国他乡的街头,给陌生人做宣讲。

在这过程中我经常遭受许多的拒绝,甚至是嘲讽和冷眼。但是也正因为有这段特殊的经历,让我能够知道如何去坚持做一件事情,并且能够不在乎别人的看法、评价。

(在美国,可以继续攻读我在台湾未完成的学业)

2000年,在澳洲的传教结束后,我就申请去了美国,在犹他州立大学继续攻读我在台湾中兴大学的学业。

也许是在澳洲传教那两年的经历对我影响深远,我内心还是非常喜欢澳洲的。

2003年,我再次回到了澳洲攻读研究生。可没想到一年之后,我的父亲突发疾病,不幸离世。

作为一名留学生,我实在不好意思让母亲继续贴补我。为了生活,我利用课余时间送过披萨,也送过报纸,还做过清洁工。

(在保健品公司,和同事一起参加展览会)

那些看似不起波澜的日复一日,会突然在某一天,让你看到坚持的意义。不知不觉4年时间过去了,我拿下了两个硕士学位。

2007年毕业后,凭借双学历的优势,我进入了澳洲一家保健品公司,专门从事质检以及产品开发、产品研发的工作。

大家可能也知道,澳洲的保健品种类非常多,比如蔓越莓、葡萄籽、维生素C还有鱼肝油等,价格高低不等,我也算是进入了风口行业。从2007年到2019年,这12年的时间,我换了三家不同的保健品公司,待遇收入也越来越好。

可谁能想到,暴风雨来临之前,往往是最安静的。随着保健品的风口过后,我所在的公司,经营不善倒闭了。原以为凭借自己多年的行业经验,能很快找到下一份工作,可没想到2020年疫情爆发了。

(我也拿到过荣誉证书)

这让我一度失去了方向,陷入了深深的怀疑,我的未来究竟在哪儿?在疫情期间,澳洲这边大部分的工厂都是停顿的,没有继续招人的计划。

为了能快速地赚钱,我选择了变现最快的渠道:送外卖。刚开始我是兼职,一边送外卖,一边投简历。可后来我发现,送外卖的收入居然也很高,我就开始了全职送外卖的工作。

一开始,兼职期间我只在两三个平台送外卖,一周送一天,也能赚一两百澳元左右。随着经验的增长,我现在可以同时在四个平台工作,有的时候,一天竟然可以赚三四百块澳元。

我在保健品公司上班的时候,一年大概到手有6万到7万澳元。

等我全职送外卖的时候,我发现我一周就可以赚2000块澳元,居然可以买一部苹果手机,一年下来也能攒够10万澳元。

(44岁的我,为了生计,选择了送外卖)

但是送外卖这份工作相比当质检员,还是比较危险的。在澳洲送外卖,跟在国内完全不一样。在国内送外卖,大家一般都是骑着电动车,在大街小巷穿梭。

而在澳洲,只有在市区,大家才能看到外卖员骑着电动车送外卖。而大部分外卖员,都是和我一样,选择开车。

这是因为,澳洲是一个地广人稀的国家,澳洲人一般都是住在郊区,距离市区非常远。我们外卖员只能选择开汽车,这样也相对安全一些,更加省时省力。不过即使开车送外卖,我也经历过几次比较严重的车祸。

澳洲郊区这里绝大部分都是平房建筑,道路两旁的灯光非常暗,而且道路也不是很平整,有很多上下坡。有几次我都是到了客户家门口,看手机的时候,不小心从客户家门口的斜坡上滚了下去,手、腿全都磕破了。

(在澳洲送外卖,一般都会选择开车)

为了自己的身体健康,我现在也给自己规定了每周送外卖的时间。每天最多工作八到十个小时。白天,一般我从早上八点半开始送外卖,一直送到中午一点半左右。晚上从五点半干到大约八点半左右。

这样白天大概是五个小时,晚上是三个小时,一天刚好八个小时左右,抛去汽车保险、油料费、平台费用这些固定成本,一天可以赚三百块澳元左右,折合人民币差不多1400元。如果能坚持送到十个小时,一天可以赚四百块到五百块澳元左右。

当然干什么工作都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刮风下雨,烈日当头,作为服务行业的外卖员都得准时把外卖送达。但是相比较国内的外卖小哥来说,澳洲的外卖员收入还是更好一些。

(闲暇之余,我和妻子也会去餐厅来份豪华大餐)

我认识的一个中国的外卖小哥,在澳洲干了五年,他就赚了大概160万人民币,前段时间就回国了。如果没有从事这一行,我可能从来也不会想过,原来外卖小哥可以这么赚钱!

这几年因为疫情的影响,我的外卖的工作也不是特别顺利。在2020年3月到4月的时候,澳洲曾经封城一个月。2021年7月到10月,也曾经封城管控了大概3到4个月。之后出现奥密克戎这个毒株之后,澳洲接种疫苗的人数几乎达到了90%,基本上完全开放了,不再管控。

当然,作为餐饮行业的外卖平台,管理还是非常严格的。平台要求我们外卖员在送餐过程中,一定要戴好口罩。取餐的时候,也要远离人群,时刻和他人保持一些社交距离。

(妻子是音乐老师,平时会教小朋友弹琴)

通常,我都是把送餐放在客户的家门口,选择无接触配送。不去接触客户,时刻保护好自己。每次去拿外卖,我也都会时刻注意对保温袋做好消毒处理,给自己的双手多喷点消毒液。

可即使这样的小心翼翼,我也在2022年4月感染了奥密克戎。其实感染的时候,我都以为只是一个小感冒而已,症状并不明显。

直到过了几天,我的妻子爱米粒出现了发烧的症状后,她检测了后发现自己得了新冠。那时我也只是感觉有些疲倦,一起做了检测才发现,原来自己也感染了。

按照我的经验,一旦感染了奥密克戎也不用太过恐慌,不用去囤药。一定注意多喝水,多休息就可以了。平时注意戴好口罩,保持社交距离,勤洗手勤消毒,做好这些防护措施,还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保护自己。

(一般,我会选择把东西直接放在客户家门口)

现在澳洲,基本上我所认识的人都已经感染过一次新冠了。澳洲现在累积的感染数达到了1100多万,总人口也只不过有2500多万,基本上已经有接近一半的人都感染了。

在我们这里也有一个笑话,如果你没有朋友感染的话,就表示在澳洲你可能是孤家寡人。

有人说:“故乡留不住肉身,异乡留不住灵魂。”疫情之前,我每年都会回台湾看望家人。可疫情这三年,我和妻子一直都没有回家看看。

我们非常想念家人,想念祖国。现在我的母亲已经退休了,家中只有我姐陪她一起生活在台湾高雄。

比我大三岁的哥哥,前两年也不幸去世了。哥哥以前从事销售工作,经常在各个国家来回奔波,喝酒应酬更是家常便饭,也许是太过疲劳,突发疾病去世。

对于母亲而言,最痛苦的事莫过于生离死别,白发人送黑发人。

(家里的小狗,生了一窝可爱的宝宝)

就像意外和明天不知道哪个会先来,我和妻子都非常珍惜现在的生活。妻子是山西太原人,是我在2010年第一次去回大陆的时候,在上海教会认识的。之后半年,我们俩就结婚了,并且一起在澳大利亚生活。

妻子是一名音乐老师,主要教学习小朋友钢琴和小提琴,平时我送外卖的收入也会和妻子一起打理。我们有个计划就是几年后之后回国以便更好地照顾双方的老人。

经历了失业的种种后,我觉得人生就像一条赛道,失业就像是把自己从已经跑了一半的赛道,赶到另一条赛道上,需要重新开始奔跑。

但无论是跑了一半或是重新开始,终点都是一样的,重要的是活在当下,知道目标,享受奔跑的过程。

(和妻子一起去迪士尼看烟花秀)

希望每一个和我一样面临失业或即将失业的人,都不要焦虑,不要迷茫。

人生的路很长,一次失败算不上什么。也许上帝为你关闭一扇门的时候,也为你打开了一扇窗。每一份工作都可以是最好的工作,每一天的生活都可以是幸福快乐!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