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17岁提帮功,身高1.85米整个人都变了:高高帅帅,眼神明亮有光,成为了真正的“王子”

马上就好 2023/01/23

2022年12月,17岁的提帮功回到泰国,之前他一直在德国生活,这一次因为长姐病重他匆匆忙忙的回到泰国。

17岁的提帮功,完成了童话故事里“青蛙变王子”的蜕变,身高长到1米85,高高帅帅,眼神明亮有光,仿佛成为了真正的“王子”。

而且,他戴上了一条黑色的口罩,遮住了那遗传自玛哈的“香肠嘴”,修饰了自己颜值上的最大缺陷。

这个泰王玛哈53岁生的老来子提帮功,一直是泰王的心尖宠。

目光从上往下移,如今的提帮功,完全是个风格潮流的小青年,身穿浅蓝色的牛仔裤,搭配着一双白色的系带运动鞋,剃着寸头,身材比例极为优越。

相比起穿上泰国王室服饰时的笨重,提帮功穿着这身绿夹克,整个人都显得轻便了许多,一举一动都散发出青春的气息。

谁都能够感受到,提帮功已经摆脱了学习障碍带来的困扰,变成一个有知识,有涵养的大男孩了。

提帮功这次回国的目的,是去看望比自己大27岁的姐姐帕公主。

然而,在提帮功来到医院的时候,首先看到的不是自己的姐姐,而是一道“人墙”。

人墙高耸林立,都是各路拜见王子的群众,不管他们身份如何,最后看到提帮功的时候,都是开心的跪了下去,匍匐在地,似乎是想要用这样的方式,表达对提帮功王子的尊敬。

在泰国,跪拜礼是最为常见的一种礼节。

提帮功所到之处,民众跪了一地,除了站着拍照的记者外,其他人的膝盖大概都是青紫一片。

面对眼前的场景,提帮功早已见惯,波澜不惊,他还摘下口罩,亲民的跟眼前的民众进行交谈,开始履行作为王子的职责。

如今的提帮功和当年的他是云泥之别,宛如回炉重造过一般。

小时候的提帮功,还是个懵懂的孩童的时候,也曾行跪拜礼。

只见他在地毯上进行跪拜礼的时候,姿态是非常诚挚的,手狠狠的拜倒在地上,额头也磕在地上,完全起不来。

2014年,他的母亲西拉米卷铺盖离开王宫的时候,提帮功很伤心的跪拜在地上。他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母亲已经是个平民了。

看到他眼神里面的伤心和失落,西拉米也非常的伤心,对着他深情抚摸,似乎是希望,他能够继续幸福下去,过快乐的生活。

从此,宫中的路太漫长,就只有提帮功一个人去走了。

2019年,14岁的提帮功在册封仪式上,再次闹出了一个小笑话。

当时的提帮功,对着自己的国王父亲玛哈行了一个跪拜之礼。

提帮功的大礼看起来非常的卖力,膝盖力重千钧,父王玛哈也非常欣慰,伸出自己的手,轻轻抚摸着提帮功的额头。

本来在这之后,提帮功应该抬起头来。

但偏偏,提帮功一直没有抬头,反而像是被“粘”在了整个地毯上。

以至于,泰王玛哈的眼睛里,乃至旁边苏提达的眼神里,都出现了浓浓的疑惑,他们似乎在想,提帮功为什么跪了这么久,还不愿意起来?

在提帮功身后的一位侍从看到这一幕,被吓了一跳,赶紧几步爬过来,想提醒提帮功起身。

这一阶段的提帮功被人怀疑,无法胜任王储之位,也没有办法成为泰王的继承人。

一个已经15岁的小王子,从小都在接受精英阶层教育,但是在独挑大梁的泰国王室活动上,他还是直愣愣的,仿佛什么都不懂。

以至于,连向来宠爱他的玛哈,都对他发起了脾气,皱着眉头,面容严肃地凝望着他,仿佛有几分恨铁不成钢的意思。

好在,一朵花还没有开放的时候,根本就不必急,耐心的浇水,终究有一天,我们会闻到那一阵芬芳的花香。

如今的提帮功,似乎已经迎来了悄然的蜕变,再也不是那个呆呆蠢蠢,引玛哈生气的小王子了。

2021年母亲节那天,提帮功晒了一张跪母图。

提帮功的母亲西拉米早就已经被打入了冷宫,但是在提帮功的心里,母亲依然是她最重要的人。

在图片上,西拉米温柔的双手合十,回应着提帮功的礼节。

提帮功跪拜在地,坐在一朵莲花里,比母亲的身影要小很多。

可见,在提帮功心目中,对他最为重要的还是生母西拉米。

2022年年底,17岁的提帮功回国后所接受的待遇,让人脑补到他成为国王后的大排场,更会是享尽了尊荣。

在提帮功之前有同父异母的四个哥哥,但是这四个儿子,哪怕是站在一起,都不像是四个亲兄弟,倒像是从四个截然不同的家族出生,从鼻子到眼睛再到气质,没有一处相似的地方。

跟玛哈相比,就更是大相径庭,四个儿子长得比玛哈还老成,也没有遗传到玛哈的经典香肠嘴和朝天鼻。

对于这四个长得跟自己完全不一样的儿子,玛哈显然是没有感情的,任由他们自生自灭。

年轻的时候,这四个王子也曾经着力抗争过,希望恢复王子的名誉和身份,但如今也已经看淡了。

他们宁愿在国外当备受尊重的侨民,被国外人看成是“泰国王子”,继续过养尊处优且自由的生活,也比在泰国王室里面遭受排挤要好。

至于,曾经有资格成为王储的长公主帕查拉,她是提帮功的依靠,给了年幼无知的提帮功太多的帮助,完全当得起“长姐如母”四个字。

只是,如今帕查拉病情已经严重,健康的提帮功成为了王室里面唯一有资格担当王储的人,从此就尘埃落定,不会再迎来争议。

或许对于提帮功而言,国王的位置是次要的,但是亲情是重要的,他一步步的成长到大,成长为优秀的人,离不开母亲的牺牲,长姐的帮扶,以及父亲的宠爱。

而事到如今,他也将开始反哺,承担起自己的责任,为自己的父亲分担,也为自己的姐姐和母亲祈福。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