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承歡記:90%觀眾沒懂,訂婚宴麥承歡被媽媽扇耳光后為啥狠拽項鏈
2024/04/17

當了29年母親手中洋娃娃的麥承歡,終于用最決絕的方式,奪回人生的主動權。

這場訂婚宴的始作俑者,是想要挽回父親財產的辛家麗。

辛家麗唆使辛家亮挽回麥承歡不成,又用辛家亮的手機,給麥承歡媽媽劉婉玉發了一條情深意切的短信,要帶她看婚房。

這個姐姐確實挺有一套,既能看出麥家做主的人是劉婉玉,也能低聲下氣請劉婉玉原諒,只可惜心思不正,凈干壞事。

正巧,劉婉玉因房子被淹,拆遷無望而心煩,見辛家主動提出訂婚,立馬點頭答應,希望麥承歡不用再過自己的苦日子。

接著,劉婉玉訂了豪華宴會廳,廣邀親朋好友,希望能用這場訂婚宴,好好漲一把面子。

她以為,麥承歡心里還有辛家亮,給了訂婚的台階,麥承歡就會順勢答應。

她以為,當著遠道而來親友的面,麥承歡就算再不愿意,也不會當場翻臉。

她以為,她能用媽媽的養育之恩,強迫麥承歡接受訂婚,就像曾經上演過無數次的道德綁架一樣。

平心而論,劉婉玉希望女兒不過窮日子的初心是好的。

可她不知道麥承歡救下辛志珊的事,也不知道辛家麗利用麥承歡討好父親的隱情,這才把女兒逼到絕境。

但等到麥承歡公開說明她和辛家亮已經分手,轉身離開時,劉婉玉關注的重點,已經不再是這場訂婚, 而是女兒是否還聽母親的話。

這才是這場訂婚宴的真正含義—— 女兒和母親爭奪對女兒人生的控制權。

因此,劉婉玉歇斯底里地用斷絕關系威脅麥承歡,還打了她一巴掌,想用母女關系和武力逼麥承歡屈服。

雖然麥承歡沒有還手,但她狠狠拽下了自己的項鏈,扔在地上,任珍珠散落一地。

這一幕設計得極妙。

麥承歡平時很少戴項鏈,為啥偏偏在訂婚宴上,戴上了這條珍珠項鏈?

不僅因為訂婚宴上高朋滿座,麥承歡需要打扮得隆重一點。

更是因為這條項鏈,象征著母親以母愛為名,戴在她脖子上的枷鎖。

這條項鏈,正如小狗脖子上的狗鏈,主人拽一拽狗繩,小狗就不得不調轉方向,跟著主人的方向走。

29年來,劉婉玉用母愛牽引麥承歡,當她手中的提線娃娃。

如今,麥承歡拽掉項鏈,意味著她放下對母親的順從,被孝道的綁架,不顧及面子,也不在乎形象,只要重新掌控自己的人生。

看這段時,我特別能理解麥承歡的崩潰。

因為我媽身上,也有一點劉婉玉的影子,當然沒她這麼極端哈。

我上高中時,有一回我媽非得讓我穿羽絨服上學,「有一種冷,叫媽媽覺得你冷」。

我跟她掰扯半天,還是沒拗過她,只能老老實實穿上羽絨服。

可我到學校一看,全班只有我一個人穿羽絨服,給我熱的啊,滿頭冒汗。

我讀研時,通過師兄聯系到一個實習單位,要去沈陽實習一個月。

當我美滋滋地跟我媽報喜時,我媽竟然勒令我「不準去」,因為人生地不熟,怕我有危險,要不然她就從老家趕過來陪我去。

當時,我都氣哭了,覺得我好不容易找到實習機會,我媽沒替我高興,竟然還拖我后腿。

好在,我到北京工作后,我媽可能習慣了我長期不在身邊,也不跟她報備生活細節。

她也找到了生活的新重點,每天忙著跟朋友聚會,學打太極之類的,開始對我放手。

可能對于每個母親來說,都很難接受那個曾經對自己事事依賴的孩子,變得「不聽話」。

但這是讓母親和孩子建立良性平等關系的必經之路。

如今我當了媽媽,我其實理解我媽讓我穿羽絨服,要陪我實習的想法。

因為不放心啊,擔心孩子著涼生病,遇到危險。

但我想到自己曾經的糾結,便會放下擔心,選擇尊重我女兒的意愿,即便她可能會吃點苦頭。

有一回,我給她買了一雙藍色帶胡蝶結的鞋,是露腳面的。

她愛不釋手,不顧天冷,還是要穿這雙鞋出門。

我告訴她會凍腳,但她還是要穿,我就隨她去了。

當她親自感覺到穿這鞋會凍腳后,就開始關注天氣,等大晴天才會提出穿這雙鞋。

人生是一場體驗,孩子的成長也是,父母叮嚀無數遍,不如孩子自己體驗一遍。

而且,我們來到世上,并非人人都要走讀書上班、結婚生子之類世俗眼中的「成功之路」。

每一個「彎路」,都是體驗,也許某一個「錯誤」,會開啟新的人生契機。

嚴禁無授權轉載,違者將面臨法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