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新加坡趣闻
大馬趣聞
    
豪宅152处,公司数十家,“奢侈品巨量”……谁在新加坡“洗”148亿元?
2023/10/24

ADVERTISEMENT

平日爱炫富、出行高调的苏海金终于玩“出圈了”。

2023年8月15日早上,听到大儿子的呼唤声后,苏海金从二楼阳台跳下,栽在了别墅后院。

八名新加坡执法人员在别墅后排水沟旁发现了他。在新加坡警方公布的照片中,苏海金当时只穿了短袖短裤、光着脚。腿还摔骨折了。

祖籍福建安溪的苏海金在2017年定居新加坡。“他个头不高,一口闽南腔,住在武吉知马的豪宅,出入劳斯莱斯接送。”见过苏海金的《新加坡眼》作者描述。

新加坡法庭记录显示,2019年,苏海金与伍琴结为夫妻。起初,他们一家住在乌节路附近的格美华庭复式公寓,很快又租下新加坡武吉知马友和园的别墅。后者月租高达8万新币(折合人民币超40万元)。

这栋别墅绿树环绕,少有人能从外部看到家中。

“他的别墅如同娱乐室,庭院里有迷你高尔夫球场,地下室建有卡拉OK。”一名知情者告诉新加坡《联合早报》。

苏海金举手投足间颇有老板做派,近年间,他在中国厦门、柬埔寨都做过不少“生意”。

ADVERTISEMENT

苏海金还是新加坡圣淘沙高尔夫俱乐部的会员。高尔夫会员服务中介Active Golf Services透露,圣淘沙高尔夫俱乐部是新加坡最贵的高尔夫俱乐部,外国人会员费高达100万新币。

苏海金奢侈的生活在8月15日暂停。

这一天里,四百余名新加坡警察还逮捕了其他9名外国人,包括苏宝林(41岁)、苏剑锋(35岁)、张瑞金(44岁)、林宝英(43岁)、王水明(42岁)、陈清远(33岁)、苏文强(31岁)、王宝森(31岁)和王德海(34岁)。

他们被指控洗钱、诈骗、线上赌博和伪造文件等,彼此或有亲属、情侣、合伙关系。

新加坡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在接受采访时称,“这是新加坡最大的反洗钱行动之一”。新加坡警方统计,10名嫌疑人涉案款项高达28亿新币(折合人民币148亿元)。

截至发稿时,新加坡法庭因担心嫌疑人潜逃,尚未接受任何一名嫌疑人的保释请求。

ADVERTISEMENT

洗钱案嫌疑人落网地点

“洗钱案”拼图

为了逮捕10名嫌疑人,新加坡警方筹备了近三年。

“最早发现了一些伪造银行户头款项的文件、可疑的金融报告等,(新加坡政府)便逐个展开调查。”2023年10月3日,新加坡通讯及新闻部长兼内政部第二部长杨莉明在国会上说。

可疑的金融报告来自嫌疑人的公司交易、银行存款等。

2017年长居新加坡后,苏海金挥金如土,买房、买游艇、开公司。

新加坡乌节路上的独栋洋房。 (娄晓希/图)

南方周末记者查询新加坡会计与企业管制局(ACRA)文件发现,苏海金陆续担任了爱情海投资、Daily Glory国际、Yihao网络科技、美宁(亚洲)国际电子商务和SG-Gree等新加坡公司的董事或股东。

ADVERTISEMENT

据新加坡《商业时报》报道,苏海金在2021年以3640万新元买下了圣淘沙岛Cove Drive的两栋海景独栋别墅,将其合为一栋(以避开外国人在圣淘沙岛上拥有多套房的限制)。

也是在2021年,新加坡警方侦测出一些可疑的金融活动,比如向银行提供伪造文件等。2022年初,新加坡警方开展全面调查,锁定了一群有亲属关系的人。

2022年新加坡警方只派出了一小组查案人员调查,以免打草惊蛇。“如果嫌犯有所察觉,可能会卷款潜逃,调查行动也会前功尽弃。”杨莉明介绍。

直到2023年年初,新加坡总检察署评估警方已掌握充分资料后,有充足理由怀疑这群人涉嫌从事犯罪活动。

于是8月15日,新加坡警方派出400名警员展开全岛逮捕行动。

警方认为,41岁的苏宝林和苏海金是亲兄弟。

苏宝林和苏海金的祖籍,同为福建安溪,两人在金钱上有密切往来。新加坡警方调查发现,苏海金名下在美芝路的两套房产是苏宝林在2021年出资购买,总价约228.5万新币。

ADVERTISEMENT

苏宝林还是新加坡房产网99.co认定的高净值人士。

2022年,苏宝林、苏海金与另外两人合资购买了总价为545万新币的游艇。该游艇命名为“Family”,全长38米,可搭载10名乘客,悬挂着南太平洋国家库克群岛的国旗。

9月初新加坡法庭称,Family游艇已驶离新加坡,目前在泰国普吉岛。

2023年10月,新加坡圣淘沙岛东部的圣淘沙湾游艇码头。苏海金、苏宝林出资购买的游艇,已经在洗钱案事发后驶离新加坡。 (娄晓希/图)

但两人的律师否认了警方的亲属关系指控。

不过,南方周末记者发现苏海金、苏宝林存在密切的商业联系。

苏宝林也是苏海金相关公司美宁(亚洲)国际电子商务、SG-Gree的股东兼董事。他还是新宝投资控股、Xinjiamei投资公司和圣淘沙开发项目Sentosa Project的股东。

ADVERTISEMENT

截至发稿,洗钱案仍在调查中,新的证据还在浮出水面。

另一嫌疑人苏剑锋(35岁)被逮捕后,警察在调查三个保险机构时发现,他共存有1700万新元现金。可10月18日洗钱案过堂时,苏剑锋却改口称这1700万新元是帮他人保管。

开公司是洗钱的头等方式

“10名嫌疑人通过非法线上赌博和网络诈骗获取的资金收益便是‘黑钱’,而隐藏、掩饰非法资金来源,使得黑钱变得表面合法化的行为就是洗钱。”复旦大学中国反洗钱中心主任严立新向南方周末记者解释。

开公司是嫌疑人洗钱的头等方式,在新加坡,10名嫌疑人陆续开过投资公司、科技公司、建筑承包公司等。

苏海金、苏宝林共同担任高管的公司近20家。不过,大多数公司都是空壳公司。

南方周末记者整理工商记录发现,其中有3家还在运营,这三家的注册地址均在新加坡淡马锡大道新达城一号#15-02。

ADVERTISEMENT

其他11家公司的注册地无迹可寻,另外6家位于限制出入的私人住宅等地。

苏剑锋在录口供时承认,他并不知道自己名下的An Xing Technology公司地址在哪里。

在新加坡,外籍人员频繁开设公司,也培养出一批“挂名人士”。

“外籍人士在新加坡单独开公司的门槛较高。”新加坡DMC咨询公司董事王俭向南方周末记者解释,没有创业准证(Enter Pass)的外籍人士开公司时,必须有一名新加坡本地人或新加坡永居者担任公司的董事或秘书。“目前新加坡暂未限制本地人担任名义董事、法定秘书的数量。”

在会计与企业管制局记录中,有20名“挂名人士”跟嫌疑人的公司有关。

这些“挂名人士”不间断地担任几百家公司的秘书,或兼任股东、董事。

“他们让我投资、照顾他们的公司。但我从来没有拿过一分钱,也没有股份。”祖籍上海的41岁新加坡人王源告诉《海峡时报》。

一些洗钱团伙还会“诱惑”正规公司“做壳”代为洗钱。

福建三明人岳思秋在新加坡做了10年生意,她曾接触过新加坡的洗钱者。

ADVERTISEMENT

“对方想在我的公司里挂一个他们团队的人,再以我的公司买房。买房的钱他们来付,给我提10%的报酬。”岳思秋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对方盯上她的公司,只因为公司账目是干净的,银行不会怀疑。

岳思秋拒绝了洗钱者,反而被骚扰了很久。“由于报酬丰厚,乌节路的部分华人商家会答应这些人的要求。”她说。

10名嫌疑人名下持有大量资产。截至10月3日,新加坡警方已对多达152处房地产发出禁止处置令。被禁止处置的房地产属于嫌疑人、他们的配偶或所属公司,包括7栋圣淘沙升涛湾的独栋洋房、79套公寓(其中19套仍在建造中)和19块商业用地。

“可以说,挣钱的方式有多少种,洗钱的方式就有多少种。”严立新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比特币等加密货币、黄金珠宝贵金属、奢侈品、收藏品等因其体积小、价值高、利于携带或运输、方便变现等特点,常常成为洗钱工具。”

近年来,不少房地产人接触过出手阔绰的“土豪”。新加坡房产经纪人田鑫向南方周末记者证实,他曾给新加坡福建人销售过高档公寓、独栋住宅。

ADVERTISEMENT

“一些闽南口音的富豪,一下子能在我手里买两三套房子”。

只需要有一支会计师、律师组成的团队,做好账面工作,用房产洗钱的行为就可以瞒天过海。“如果遇到银行询问资金来源,只要假账做得完美,就可以骗过。”一名房地产经纪人告诉新加坡《联合早报》。

新加坡警方在嫌疑人住宅内缴获的奢侈品中,不乏豪车、腕表、名画和潮玩积木熊。

如一辆售价50万新币的奔驰AMG豪车;价值800万新币的百达翡翠白金天文陀飞轮腕表;多瓶30年茅台和100支麦卡伦威士忌酒……

柬埔寨赚钱,新加坡生活?

南方周末记者梳理10名嫌疑人资料发现,他们多来自福建省安溪县,早年在菲律宾、柬埔寨等国开设网络赌博园区、从事线上诈骗生意。

他们的“黑钱”,大多在柬埔寨、菲律宾等国通过非法线上赌博和网络诈骗获取。

随后,他们伪造文件,通过新加坡境内银行,把非法所得转进新加坡,并购置、租用多处豪宅,购买豪车和奢侈品。

42岁的王水明是洗钱案中总资产较高的嫌疑人。

ADVERTISEMENT

他被指控伪造文件、持有非法放贷赃款等罪名,他持有土耳其、中国和瓦努阿图三国护照。

新加坡法庭揭露,王水明在新加坡资产超过两亿新元,而他在其他国家的资产约3550万新元,其中柬埔寨资产高达2453万新元。王水明拥有11套新加坡公寓,其中十套位于背山向海的康宁河湾(Canninghill Piers),另一套是乌节路汤林生路的柏皓(Park Nova)公寓。

乌节路汤林生路的柏皓Park Nova公寓。 (娄晓希/图)

据柬埔寨政府记录,王水明与苏宝林、苏剑锋和苏文强四人在2019年拿到公民身份。其他五人均在2018年8月至2021年3月间成为柬埔寨公民。

拿到身份期间,他们大多数时间在新加坡生活。

“嫌疑人陆续成为柬埔寨公民,同一时间段还有其他中国人一起入籍,这些人多半是柬埔寨网赌公司的‘幕后首脑’。”

ADVERTISEMENT

非营利组织网络诈骗监察网认为。

南方周末记者询问多位生活在柬埔寨的中国人,不少人能认出苏宝林、苏海金,还有人与王水明“打过交道”。

“王水明算是柬埔寨网络赌博圈子里比较出名的福建人,九成以上在柬埔寨的中国人都认识他。”居住在柬埔寨的吕泽源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并称王水明算个“人物”。

十年前,王水明依靠菲律宾的赌博网站起家,算是第一批在菲律宾开设线上博彩的福建人之一。

巅峰时期,王水明手下的雇员达到1万人。在菲律宾积攒资金后,王水明又前往柬埔寨拓展网络赌博业务。

柬埔寨华文媒体人林啸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王水明入局网赌圈早。他们团队研发的资金盘“大发系统”被柬埔寨、缅甸、迪拜等地的网络赌博公司使用。这个系统“相对公平,不会轻易‘杀猪‘”。

一般情况下,网赌公司将参与线上赌客视为“猪”,当赌客大额充值时,公司后台就会锁住赌客的账号资金,与其切断联系,实现“杀猪”目的。

南方周末记者查询柬埔寨、新加坡的工商信息发现,王水明是柬埔寨大明信息技术服务(Daming IT Services)公司的董事长,同时还是新加坡卓驰科技公司(Zhuo Chi Technology)的董事兼股东。

ADVERTISEMENT

上述公司均对外宣称“主营软件开发”。

王水明也是柬埔寨SCWD Construction公司的八名董事之一,该公司于2016年注册,公司字母所写与董事的姓氏相对应:苏、陈、王、邓。

本次洗钱案另一名嫌疑人王德海也是SCWD Construction的八名董事之一。

8月15日,王德海在乌节路巴德申山(Paterson Hill)一带公寓被捕,被控洗钱。新加坡警方在他的公寓搜出了超过220万新元现金、35块名表、51件首饰和数款名牌包。

吕泽源在柬埔寨生活了近十年,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网络诈骗生意做大后,幕后大佬在菲律宾、马来西亚、泰国都会设立公司,一些“大佬”甚至会有私人专机。

“这些人最后都偏向于去新加坡换一种生活。”吕泽源说。

但生活在新加坡的网赌老板,不会停止在东南亚的网络诈骗生意。

“这些网赌公司老板会远程管理公司事务,可能一年飞两三次柬埔寨,只处理大事,小事交给园区总经理。”林啸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ADVERTISEMENT

“他们几乎整村人都在新加坡”

新加坡的福建帮也随着洗钱案曝光。

“新加坡的福建帮少则几十人,多则上百,他们当中按姓氏划分帮派,苏、王、胡、陈是几大主要帮派。”一名匿名的房地产经纪人告诉新加坡《联合早报》。

苏海金和另一名嫌疑人王德海被认为是苏姓和王姓两个帮派的老大。

新加坡福建帮一向出手阔绰。“他们平常生活高调,开兰博基尼、法拉利等,到高档夜店消费时,陪同的都是中国籍女郎。”

福建帮重地缘、宗族关系,偏好小圈子文化。

林啸的一个朋友与王水明同村,“他们算是小圈子文化,他帮王水明代理业务(做诈骗)。他们自己会做一个盘出来,村里人自己玩。”林啸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而在2023年9月底,苏海金的辩护律师郑惠龙在法庭上表示,苏海金的四个孩子、他的父母、岳父岳母,甚至数名兄弟姐妹和亲属都在新加坡。“他们几乎整村人都在新加坡”。

“福建帮的人喜欢找优秀年轻男性当说客,约本地华人见面、洽谈合作。”新加坡华人刘亚南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被说客邀约过几次,“但我没有答应”。

ADVERTISEMENT

对于这起洗钱案,新加坡政府采取“零容忍”态度。

9月中旬,新加坡内政和法律部长尚穆根接受新加坡《联合早报》采访时表示,任何人在新加坡做任何违法的事,或是在海外做非法勾当,再试图在新加坡洗钱,他们都会采取行动。

2023年9月29日,王水明第三次过堂时,新加坡法官以“可能潜逃”“与其他嫌疑人串供”为由拒绝了他的保释申请。

王水明等多名洗钱案嫌疑人在中国还背有案底,是国内的在逃人员。

2022年5月,山东省淄博市博山区公安局破获一起“恒博包网赌博案”,抓获开设赌博网站、非法盈利的犯罪嫌疑人131名,追缴涉案资金一千余万元人民币。王水明是博山区公安局记录下的头号通缉人物。

上述案件仍有9名涉案人员非法滞留国外,除了王水明外,其余八人均为福建安溪县人,多数为王姓。

福建帮王姓头目王德海在2018年因涉嫌网络赌博案,被湖南省桂阳县公安B级通缉。同一时间被通缉的还有本次洗钱案的苏剑锋、苏文强。

新加坡法庭调查发现,王德海在2012年从菲律宾参与赌博公司,从客服、推广,逐步将生意做大。

ADVERTISEMENT

目前,王德海以前就职过的赌博网站仍在运营。

乌节路上的巴德申山The Marq on Paterson Hill公寓。洗钱案嫌疑人王德海的逮捕地。 (娄晓希/图)

“十名嫌疑人属于一个更大的犯罪集团,他们彼此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2023年9月,负责洗钱案的新加坡警方商业事务局(CAD)在法庭宣誓书中坦言。

目前,新加坡警方暂未发现王宝森与其他九名嫌疑人的商业联系。不过,王宝森的名字早已与东南亚诈骗团伙绑定。

南方周末记者查阅判决文书网发现,早在2013年,王宝森便加入了福建安溪人王斌刚成立的菲律宾“鸿利国际”网赌网站,负责财务工作。2014年网站团队迁入柬埔寨边境城市巴域(越南称木排),随后王宝森逐渐负责鸿利国际网站的全面管理工作,底薪为1万元人民币,另有奖金提成。

ADVERTISEMENT

该网站涉赌资金高达9.8亿元人民币。

除了被指控的10名嫌疑人,目前还有多人正协助新加坡警方调查,包括企业服务提供商、房地产经纪和金融机构等。

2023年8月28日,新加坡律政部向宝石和贵金属经销商发出的一份34人审查名单中,王宝森的妻子何惠芳、“鸿利国际”网站创始人王斌刚赫然在列。该审查名单旨在提醒宝石经销商及时通报可疑交易。

案件不断发酵,9月初新加坡法庭宣誓书显示,王宝森一位表兄弟的1亿资金被冻结,此人已逃出新加坡。

为了在他国生活,嫌疑人多持有多国护照。新加坡法庭10月18日揭露,唯一一名女性嫌疑人林宝英曾分别支付13万美元和16万美元,购买了多米尼克和柬埔寨的护照。

“小国家护照可以通过移民中介买到,并不难获得。”新加坡DMC咨询公司董事王俭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洗钱案曝光后,新加坡就推出了一个政策,凡是拿着小国护照的中国人很难在银行开户、开设公司。

“除非这些人可以出具放弃原籍证明。”王俭说。

截至发稿日,10名嫌疑人仍在寻求法院保释。

新加坡法律规定,犯有洗钱罪的人可被判处最高10年监禁、最高50万新元的罚款,或两者并罚。

尚穆根坦言,10名洗钱案被告一旦治罪,将在新加坡服刑,服完刑期后遣送回他所持护照的国家,或被送回跟新加坡有引渡协议的国家。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王源、刘亚南、林啸、吕泽源、田鑫、岳思秋为化名)

ADVERTISEMENT

才高調求婚!汪小菲未婚妻「遭爆婚內出軌」多次豪宅狂歡 私下「變賣富前夫財產」他鬆口了
2024/02/29
放完年假!同事開工第1天「直接不幹了」 他一問愣住「對方爽賺一棟房」果斷退休
2024/02/29
​老伴走後!意外摔傷「在3個子女家輪流養老」才發現 晚年養老最大底氣是「退休金和存款」
2024/02/29
很多朋友都是從此絕交的,故事很短,卻說穿了人性!
2024/02/29
和前夫失婚!出差回來「發現家中有兩個禮物」 仔細一看「我立刻撥打對方的電話」
2024/02/29
單身23年!古天樂遭爆「早已秘婚生子」藏不住 他公開「跟女方親密同框」:是家人
2024/02/29
謝謝你讓我讀完大學!兒子揪爸「拍下最揪心畢業照」 貧苦爸「不經意小動作」他淚泣:替爸爸驕傲
2024/02/29
西直門三太子萌蘭的母后萌太后,是集美貌與智慧于一身的大美熊
2024/02/29
善解人意的萌蘭:聽見保安催促遊客,麼麼兒直接來一個貼貼
2024/02/29
79元/4件純棉T恤來了!還送冰袖!居然跟千元大牌同品質!不花冤枉錢!
2024/0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