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单身没娃,把爱好玩到极致,40岁的林俊杰:我不要做那个江郎才尽的人

马上就好 2023/01/13

拿过两届金曲奖歌王的林俊杰,

3月27日刚过完40岁生日。

他出道18年,至今单身,

却几乎年年有新作,

情歌火遍大街小巷,

有着“行走的CD”称号。

私下里,他却因为喜欢电竞、赛车、收藏潮玩,

获得了网友给他取的许多可爱昵称:

“林三岁”、“网瘾少年”、……

林俊杰接受一条专访

几年前,林俊杰不计成本拿出积蓄,

开始建造自己的工作室“圣所”。

里面除了摆满心爱的艺术收藏,

每个角落都是可以直播的舞台,

通过光雕、投影、虚实的科技互动,

2018年,林俊杰在这里

举办了华语乐坛第一场线上音乐会。

3月27日刚过完40岁的林俊杰

2018年《伟大的渺小》线上演唱会

5月中旬,

我们在台北探访了林俊杰的工作室,

他刚发了一张全英文专辑《Like You Do》,

作为送给自己40岁的生日礼物。

我们聊起他的音乐、生活、藏品,

他说:“40岁了,我根本没老,我还有热情,

我比我39岁的最后一天还不焦虑,

我常常常幻想有个平行世界,

另一个林俊杰正在那里出道。”

“Hello,欢迎来到JFJ Productions‘圣所’。”

林俊杰穿着深蓝色变形虫印花衬衫、黑色西装裤、皮鞋,带着我们进入他的音乐世界。

一推开大门,空间暗了下来,投影在水泥墙面上的光雕让整个房间活了起来,站在中庭的林俊杰呈现出一种科幻的未来感。

我们在舞台区里做专访,林俊杰通过回看的屏幕调整坐姿和衣服,这是他40岁的第一场专访。

他笑着说:“我生日才过完一个多月,看不出来40岁吧!身边的人都笑我是长不大的小孩。”

林俊杰的全英文专辑《Like You Do》

最近,他发了英文专辑《Like You Do》,这是送给自己40岁的生日礼物。念书的时候主修英国文学,他一直希望出一张英文专辑,表达全新的自己。

林俊杰工作室“圣所”

主舞台由4块LED面板搭建

2016年,林俊杰建立了这个全新的工作室。每个角落都有接线孔,每个地方都可以录音和拍摄,整个工作室就是一个舞台。唯一比较正式的舞台区域,有4块LED面板加上灯光,每次都可以做出不同的效果。

平时就喜欢打电竞、玩抖音的林俊杰,对科技有一种笃信:“世界变化得非常快,尤其中国的科技是走在世界第一的,高科技结合音乐跟表演,那是一个趋势。”

林俊杰《圣所2.0》世界巡回演唱会

出道18年,林俊杰从小就是个明确自己要走上音乐之路的人,他的唱功在亚洲乐坛界里数一数二,有着“行走的CD”封号,因为他不管唱现场LIVE还是在录音室录制,音色基本上没有差别,这是在歌手中也很难达到的境界。

林俊杰(右一)和哥哥、父母

他出生在新加坡,父母都喜欢音乐,林俊杰从4岁就开始学钢琴,初中开始创作、参加校园歌唱比赛,高中毕业后,放弃新加坡最高学府新加坡国立大学的英国文学系的入学资格,服完兵役后就签给了唱片公司。

林俊杰的经典歌曲《江南》

2003年,林俊杰发行第一张专辑《乐行者》,因为遇上SARS工作受限,林俊杰就一个城市一个城市地跑,不放弃宣传。

隔年第二张专辑《第二天堂》里的一曲《江南》让他红遍大江南北,随后就是一系列爆款作品的诞生:《曹操》、《一千年以后》、《她说》、《可惜没如果》……

2009年,他曾遭遇黑暗期,因为工作量太大,导致胃酸倒流灼伤食道,医生曾告诫他短时间不能唱歌,让他休息3个月重新调整步伐,后来,他把这段心路历程写进《第几个一百天》里。

林俊杰筹备《圣所FINALE》终点站线上演唱会

2018年起,林俊杰举办世界巡回演唱会,已经跑了两轮,准备要跑第三轮时,疫情爆发了,于是从2020年初停办至今。这让他和团队决定“是时候把线下大型演唱会,搬到线上”,预计今年夏天就会登场。

拍摄过程中,林俊杰团队在LED面板上示范全方位的投影效果,每一次线上音乐会都会更换不同的设计面板,包括灯光、AR互动、3D立体效果等,聊到科技和音乐,林俊杰开心得停不下来。

林俊杰亲手为一条团队手冲咖啡

采访结束后,他和团队伙伴们接着讨论演唱会的细节,兴致来的时候会拿起吉他弹唱。

时间接近傍晚,他走到工作室隔壁的咖啡店,阳光从落地窗洒进室内,他手冲了好几杯埃塞俄比亚咖啡,给工作伙伴和在现场拍摄的我们,跟拍他的一天随着手里那杯咖啡划下句点。

以下为林俊杰的自述。

林俊杰40岁生日派对

 40岁比39岁更轻松,

 另一个林俊杰正要出道 

我39岁的时候真的很紧张,老了,要40岁了,中年了,必须要去接受这件事,而且从3字头跨到4字头的时候,确实会害怕跟紧张,但我现在完全不会了。

我比我39岁快要40的那一天不紧张了,我比起39岁的最后一天放松很多,跨过去的时候我突然觉得:就这样?

改变是在于很细微的内心状态,到了现阶段好像很多东西都可以看开,生活也变得更简单,有时候一件小事可以让我很开心,也不会因为自己没有什么而感到焦虑。听起来好像我要退休了,但我没有,我还是很爱音乐、很有动力、很想冲。

我展现出来的样子,常常会让身边的人觉得我是长不大的小孩、很幼稚,同事他们都翻白眼,外界对我的感受有些也是这样。

人都是表面动物,大部分也没有耐心,会愿意去看到你内心的人其实很少,所以如果有耐心去探索我的音乐世界,真的可以完完全全了解我这个人。

林俊杰和孙燕姿一起包饺子

我内心不止住小孩,我内心可能也住个老人,思想有时候蛮老派的,但我知道我根本没有老,放下年龄这块石头,反而更有能量往下一个目标走。

在新加坡成长的过程中,我念书的时候是主修英国文学,英文对我来讲也是一个能自在表达自己的语言,所以我一直想正式出一张英文专辑,这次的全英文EP《Like You Do》跟我去年出的《幸存者》这两个双EP合起来就是我的第14张专辑《幸存者·如你》。

林俊杰《Like You Do》专辑内页照

我很喜欢科幻的题材,我就去想像在另外一个平行时空的世界里,有另外一个林俊杰,他正要出道,他正要让全世界听到他的音乐,用他擅长的另一种语言去表达,跟唱中文歌是不一样的,然后他会在梦境里,梦到现在的我,穿梭在现实与幻想里,去看见自己的不完美,也和自己的不完美和解。

 从电玩直播主,到做线上演唱会 

世界变得非常快,科技进展15年,我们的生活方式一直都在成长跟蜕变,尤其中国的科技是走在世界第一的,只要体验过的都知道。

但我发现流行音乐在这一块,好像相对缓慢,至少在2016年的时候,没有太多新的元素,大家还是每年出一张专辑、有机会就酝酿传统的线下演唱会。

林俊杰直播打游戏

我喜欢打游戏,曾经当过游戏主播去体验直播的视野跟视角,了解现在年轻人的直播文化,我就去想象如果今天大家都爱看直播,但直播的内容不是打游戏,而是优质的演唱会,那会不会是一个更生动的娱乐世界?

我当时跟身边的人说这个IDEA,他们都觉得不可能,演唱会怎么可能改成线上的?太荒谬。没人做过的事情一定会有难度跟市场限制,但我还是决定要去试试看。

“圣所”的主舞台可以配合林俊杰的服装变换投影

2016年,我鼓起勇气建了“圣所”,结合录音室、演播厅的音乐空间去推动自己,因为我已经很清楚可以怎么结合,最大的挑战就是需要有一个产业去支撑,再来试试大家的反应。

林俊杰运用科技互动举办多场线上音乐会

我不知道投了多少成本,只能说我把这几年努力的、赚到的、投放回“圣所”这个梦想。

首先,要先搞清楚线上和线下的不同,现场的演唱会有舞台、有观众席,有很立体的氛围去区分,但换到线上呢?舞台在哪里?其实镜头拍得到的地方就是舞台,所以当这个新的概念出现后,互动模式、走位、表演内容都会全部重新定义。

2018年《伟大的渺小》线上演唱会

2018年,我做的第一场线上演唱会,是我当时的专辑《伟大的渺小》首唱会,之前真的还没有人这样子办过新歌发布会。

以前我们做的新歌发布会,都要找一个场地,集合很多人来一起看,唱完整场演唱会之后,再一一跟大家签名,但换成线上的时候,我就会问自己,要怎么继续满足大家对于表演跟演唱会的渴望和需求?要给他们哪些惊喜?

林俊杰在直播现场换装

我曾经在直播的时候,让观众直接票选我下一套衣服要穿哪一套,然后我就到休息室直接换,这种在现场演唱会不可能做到的,对吧?尽量让观众体验到不一样的玩法。

最大的挑战就是要不断地给出创意,因为很多事情做过一次,下一次就不新鲜了,每次都要让观众印象深刻是很困难的。

我有一个直播节目《咖啡调调》,它就很简单,没有乐手也没有专业器材,就是相机、电脑、一个keyboard,我也是可以让各位朋友很开心,我也自己玩得很开心,其实重点在于你怎么去说故事,怎么去带入观众。

潮流艺术家KAWS造访圣所

 工作室就是潮玩聚集地 

我很喜欢听故事,我也很喜欢去听每个艺术家的故事和创作来源,我的收藏其实都是因为我喜欢他们的态度和创作风格。

艺术家小松美羽在圣所作画

圣所一进门就有一幅小松美羽的作品。我很喜欢小松美羽的一点,就是因为她很有灵性,她是听着音乐在创作的。

2017年,我邀请她来这里,现场播放为她量身打造的音乐,她就跟着旋律在现场作画,过程都是LIVE PAINTING,当场直播出去。

我喜欢充满颜色的、鲜艳的东西,收了很多KAWS、[email protected]、雕塑、画作,收藏蛮多的,已经装不下了。

我也很喜欢赛车,有F1的刹车片、方向盘都有。

林俊杰和JFJ音乐制作人伙伴讨论新歌

 我不想成为江郎才尽的人 

华人很注重情怀、适应力又强,中文歌有一个非常不变的原则,就是人性的感动,从词里面去找到很多画面、很多回忆,这个是在中文歌以外很少见的,像英文歌就不是强调回忆,而是更强调当下的态度,所以华语音乐是有温度的,是可以引领世界的。

现在全世界都在跟风短视频,它是年轻一代的趋势跟热忱,我们作为创作人更应该要去了解它。我自己也会用抖音啊,我觉得做流行文化、流行音乐,就应该要去跟大家取得一个很美好的关系嘛。

林俊杰《圣所2.0》世界巡回演唱会

2020年的疫情,改变了全世界每一个行业,每一个人,我自己跑了两轮的《圣所》世界巡回演唱会,已经宣布要开跑第三轮的时候,疫情爆发了,设计图、衣服、舞台都搭建了,但全部要喊停。

经过这一年,我想到一个方法,就是把《圣所》的情怀,搬到线上的舞台。这其实也是我2016年就想做的事:把大型演唱会用线上的方式去执行,就是我一直以来想要达到的阶段。

林俊杰通过线上演唱串联世界各地的粉丝

经历了好几年的研究、跟实验、跟尝试,我希望在这次的《圣所FINALE》 终点站可以做一个展现。我们重画了设计图、重新设计服装,因为很多效果用KEY版呈现,像绿色、鲜艳的衣服就不能穿。

我们还设计了很多互动型周边,像手环,它会有不同的颜色,就像你坐在台下看演唱会,我们可以跟特定颜色的朋友互动。

林俊杰在测试发光手环的效果

基本上我算是蛮有强迫症的人,每一个环节我都要了解,不是因为我要去管很多,主要是因为我自己很喜欢去了解每个工作环节,包括网速、画质、灯的色温、镜头拍广角还是特写的,因为它都有可能影响我的表演,或者是说我都有可能用表演去影响它,毕竟整个过程是前所未有的情况,没有对或错。

《可惜没如果》是林俊杰的情歌代表作之一

我很喜欢尝试新的东西,我最喜欢的永远是我的下一首歌。很多创作人最怕的就是遇到四个字“江郎才尽”,我不想成为江郎才尽的那一个,所以我不断地想突破框架。

一般人会觉得我写了很多情歌,就只写情歌就好,但我认为我不是这样的人。我经典的歌《江南》、《曹操》,说我好想再写一首哦,那是不可能的,没有意义,也没有必要,我应该是去写下一首经典的歌曲,写出下一段情怀、下一段感动。

林俊杰与Anne-Marie合作新曲《Bedroom》

林俊杰和周杰伦

我原本一定要自己一个人创作,坐在一个录音室里面,或者是在我的钢琴面前,旁边不能有人,否则我会觉得灵感不会顺畅。

但是后来,我尝试去跟其他创作人合作,一起坐下来,你一句我一句,一起弹、一起玩、发现新的写歌模式,那就是一个新的发现,一个新的创作模式。

同样爱好赛车的林俊杰和林志颖

 打电动、玩潮流、喝咖啡 

 把业余爱好做到极致 

我的每个决定都是在延伸我的习惯跟热忱,我认为只有这样,你才能不管好或坏,继续坚持下去。

如果我今天不做电竞,我还是会把时间放在电竞上;如果不开咖啡厅,我还是会把时间放在喝咖啡、冲咖啡上;如果不做潮流,我还是会去收藏跟花时间去认识这个文化。

林俊杰的电竞战队2017年在AIC亚洲赛夺下冠军

我为什么做电竞?我看到的潜力是它可以是一个好的文化,它可以是一个好的运动项目,。打游戏可以很轻松,也可以很专业,受到大家的关注。

我做任何事不会去想这个产业有多少人、他有多少数字收益上的潜力,我希望它是可以分享的。而且每件事都是跟我自己有关,但是又不停留在我一个人而已,它不会因为有没有林俊杰这件事情而被影响。

林俊杰成立潮流品牌SMG

林俊杰和艺术家村上隆合影

虽然我小时候就喜欢打电动,但音乐是我的本业,先把本业做好,再把其他东西拉回初衷。

就像我一开始要追求音乐,家人还是会担心。我妈妈当初还是会希望我把大学念完,有个文凭再去闯,但我没有这么做,所以你要有一定的把握,然后去证明自己走这条路没有错。

林俊杰荣获第25届、第27届金曲奖最佳男歌手奖

我是一个活在当下的人,我不会去做太长远的计划,我当时只是想做音乐创作、写歌,想说签完约有机会当歌手。下一个想象是拥有自己的舞台吗?能够拥有自己的演唱会吗?如果有一天可以上台领奖,好像也很帅。

一步一步去执行自己的梦想,要有一种孩子般的想象力才可以。我还有一个梦想,就是希望有一天站在格莱美的舞台领奖,对吧?还没发生,但是那就是一个想象力。

这个世界已经教会我一件事情,就是要有心理准备,事情发生了,或者是机会来了,如果没有心理准备,就没办法在短时间内去面对那个情况。所以要准备好,在心里演练过一遍,万一真的发生了,要怎么去反应?

用足够的胆量、坚持、耐心,被打击了要不要起来?选择站起来,就继续委屈一点,总是会过去的,继续地努力每一天,一步一步来。

部分素材由JFJ Productions提供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