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在新加坡和大马拥有9个物业,但在香港当租屋族,“太空人”:真的不舍得

马上就好 2022/12/20

在新加坡与马来西亚拥有9个物业的港爸因为移民生意太好,留港做太空人:香港生活成本太过昂贵,真的不舍得香港,老实讲,我由小到大在这长大,在这接受教育,在这里工作,在这里做生意!

80年代,香港有几十万人移民到外地,制造了第一批「太空人」。太空人就是指香港男人和妻儿分隔两地、「太座空虚了」的意思。近年香港又爆发移民潮,老公在香港挣钱,养活异乡的妻儿,又再成为常态。

专营星马投资及移民顾问John,公司开业近10年,近几年才真正感受到香港人的彷徨,他的生意反而更兴隆,收到更多「即刻要走」的查询。

身为投资移民顾问的他,因为娶了新加坡太太,因而有了最强后盾,本身没有急切的移民需要。不过突如其来的第六波疫情,令他跟妻女意外分隔新加坡、香港两地,前阵子急忙决定让妻女定居新加坡,帮女儿申请入读当地幼稚园,自己则返回香港打理突然急剧增长的生意,预演「新太空人」的生活。

John在星马拥有9个物业,但在香港当租屋族,他坦言香港一层楼的价钱可在马来西亚买10间公寓。“香港生活成本太过昂贵,真的不舍得香港,老实讲,我由小到大在这长大,在这接受教育,在这里工作,在这里做生意,真的不舍得香港。”

John预计等疫情稳定、取消隔离政策后,每星期周末往返新加坡一次,太空人生活会容易一点。为女儿的成长和教育,同时又兼顾能在香港攒钱的投资移民生意,无论如何不舍得香港,暂时也只有太空人这条路。

而在另一边,前太空人香港运动评论员Keyman(马启仁)一家都憧憬台湾的生活,他年前送将女儿到台湾读国际学校,妻子留在台北陪女儿读书,他则继续留爱香港赚钱,周末飞回台湾陪家人。女儿选的学校在新北市,因为学校没有寄宿设施,每天都天花两小时来回学校。

虽然学校品质和设施都非常好,女儿也很享受校园生活,不过女儿每天舟车劳顿,加上他每周来回港台两地,如此当了大半年的太空人,最终决定回流香港基地,准备等女儿读大学再筹备下一个移居地,他说︰「无论女儿继续读书,或是我跟太太继续生活,台湾仍然是一个选择,只是什么时候再续未了缘而已。」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