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李小龍接弟弟到美國,一見面就說:你不可向他人說你是我的弟弟!
2024/04/17

隨著李小龍在授徒收入的提高,加上在好萊塢拍片(雖然那些影片還不能讓他十分滿意)演出的收入,他在經濟越來越寬裕了。
1967年,李小龍在洛杉礬貝爾區以分期付款方式買下一幢帶有花園草坪的住宅,舉家遷了過去。
這個地區地處市郊,風景優美,空氣清新,是中產階級以上的富裕家庭樂居之地。
又新購一輛德產波魯雪牌轎車。

不久后,他把母親何金棠從香港接來。

到1969年,他家裡又多添了二人:他們的女兒李香凝,他的弟弟李振輝。

李振輝在香港時,住在大哥李忠琛家。

大哥給他買上機票,他一人飛到了美國。

在洛杉礬國際機場,李小龍來接他的弟弟,可是一見到他這久違的弟弟,就脫口說道:「你不可向他人說你是我的弟弟!」

這話讓李振輝懵了,心想:這不是你說讓我來美國的嗎?

怎麼來了就不歡迎呢?

在越洋電話里,聽你說起手足親情,還感動落了眼淚呢!怎麼一下就變成這樣了呢?

李振輝不解,心中慍怒,可面對這個陌生又強悍的二哥,又有些膽怯。
李小龍看到不解的弟弟,拍打著他木柴棍似的肩膀,憐憫中又表示出不滿,對他說道:「你太瘦弱了,太瘦弱了!像根水份不足的豆芽,呼一口氣都會把你吹倒!你要鍛煉,鍛煉!你懂嗎?」李振輝只能點點頭,表示理解。
其實李小龍知道,他弟弟的性格內向文靜,身體贏弱。
他不想讓人們知道他李小龍還有這樣一個弟弟!他覺得弟弟的贏弱懦軟是他家族的恥辱。
不僅如此,他也將那些瘦小膽怯的華人同胞的引以為恥。

李小龍不認為洋人視中國人為「東亞病夫」是無稽之談。

當他看到一些同胞不爭氣時,就莫名地生氣。

雖然說,我們華人矮小是天生的,但應該通過鍛煉使自己結實剛強。

在有洋人在場的社交場合,如果一位矮小瘦弱又形容猥瑣的同胞兄弟來和共敘情義,李小龍常常會臉生慍色,甚至拂袖而去。

因此,一些華裔人士對他產生了誤解,認為李小龍是以中國人為恥,背叛了民族!在華人相聚的場合,李小龍常常會以教訓華人同胞要勤練功強大自己,要讓洋人不敢小覷中國人,更不敢妄加欺辱。

可對于華人女子,並不以為意,他認為女人天生是弱者,理應受到強大男人的保護。

現在,他看到瘦弱怯懦的李振輝,覺得人們知道這是他的弟弟,會覺得臉上無光。
這下可好,李振輝要和他強大的二哥朝夕相處了,那麼,他也就要開始受到折磨了。
很快,他就成了李小龍實施「功夫振興民族」的試驗品。
李振輝的英文名字叫羅勃特·李,來美后在加州史德克頓的聖喬金中學讀書,住就住在二哥家中。
和許多剛留美的華人學生一樣,李振輝的英語還沒過關,這使得他的學習很吃力,只能靠早晚的時間來彌補。

可李小龍卻不管這些,他弟弟的早晨晚上的時間被他侵佔去了一大半。

他希望他的弟弟早日強壯起來,即使不能像他那樣成為家族的驕傲,也要讓人不因為他的弱小而輕慢李家的人。

所以,每天清晨,李小龍就帶著這位羅勃特(他對人說,這是他香港同事托給李家照料的少年)在山丘上跑步。

每天堅持跑3英里,不論上坡下坡。

可李振輝哪裡適應得了這麼激烈的運動,沒跑上幾步就臉色蒼白,氣喘吁吁,遠遠落在李小龍後面。
李小龍跑到頭,再跑回來時,見弟弟不是坐路邊休息,就是蝸牛似的挪動著腳步,于是,就是一頓憤怒地斥喝,帶著再跑,直到把他累趴下。

文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

嚴禁無授權轉載,違者將面臨法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