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深扒!新加坡下任总统会写书法、讲华文,还是“妻管严”?!力挺中国批美国“大错特错”
2023/09/04

这两天,新加坡的顶流,一定是刚刚在两天前,以70.40%的高得票率,当选为下一届新加坡总统的前国务资政尚达曼了~

当选后,尚达曼第一时间来到本地多地举办谢票活动。现场不少民众准备了花环、海报和菠萝(尚达曼的竞选logo)欢迎他的到来。

图源:8视界

尚达曼的一些支持者,还在尚达曼离开时还高喊“发啊!”

虽然尚达曼这次以历年来的最高得票率当选,但他却似乎对此表现得相当淡然。

当选后,尚达曼第一时间就宣布平时将不会住在总统府内,只是会在办公时间在里面办公罢了。

新加坡总统府大楼,图源:新加坡旅游局

虽然他已经在政府部门服务了几十年,但他身上还有很多“谜团”,不为人们所熟知。

尚达曼求学期间“文武全能”

曾因政治倾向被当局盘问

尚达曼祖先来自斯里兰卡,中学时期,他在新加坡名校英华中学就读。

尚达曼自称并不是一个“富家子弟”,他表示 自己是英华中学里为数不多的、乘坐公共交通工具上下学的学生之一。

之后,成绩优异的他考入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经济学专业,并在之后获得剑桥大学经济学硕士学位及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公共行政硕士学位。

年轻时的尚达曼,图源:mothership

读书期间,除了学习成绩优异之外,尚达曼还“能文能武”, 热爱写诗歌,在服兵役期间,还和其他二人编撰了一本诗歌集。

不过, 代价是大学期间他经常旷课,但这不意味着他不学习,相反他用很多时间来自习,研究自己感兴趣的课题......

图源:mothership

与此同时,尚达曼也一直是一位运动健将。 曲棍球、足球、板球、田径、排球、藤球和橄榄球等运动项目,尚达曼是信手拈来。

尚达曼参加校运会时的旧照,图源:The Singapore Conscience

可惜的是,在尚达曼17岁那年,他被诊断患有严重贫血症,继续造成了心脏问题。即使依不忍心放弃心爱的运动事业,但坚持了四年多的时间后,尚达曼还是被迫和它们说了再见......

“这是我生命里遭遇到的最严重挫折。”尚达曼曾这么说道。

但尚达曼至今仍未完全放弃,图源:海峡时报

除了醉心于诗歌和运动外, 上世纪70-80年代,年轻的尚达曼也因为政治立场,而遭到过新加坡当局的盘问。

《联合早报》报道,2001年尚达曼在接受新加坡媒体时曾自曝,在服兵役期间,他在机缘巧合下开始阅读左翼文章。

结果,最终等到他1982年完成学业归来新加坡后,他的护照就被新加坡内安局扣押了,本人还被传唤问话!

年轻时候的尚达曼,图源:CNA

1987年,因为尚达曼也在英国和左派过从甚密的缘故,他还被内安局扣留一个星期,昼夜接受盘问......

不过,年轻时候的这些过往并没有影响他的仕途。2001年从政后,他历任财政部长、教育部长、人力部长和新加坡副总理等要职,最终在2019年成为国务资政兼社会政策统筹部长。

图源:CNA

“西方的自由太虚伪了...”

尚达曼曾多次发话力挺中国

在主流平台上,尚达曼一直不吝惜发出自己的声音。

2015年在瑞士圣加仑论坛上,面对BBC主持人的提问, 尚达曼曾经驳斥了西方对于新加坡新闻自由和民主制度的评价,并称之为“虚伪”。

在对话中,尚达曼是这么说的:

老百姓要的是生活在良好秩序下的自由,是在教育和求职上不存在背景和种族歧视的自由,他们要的是对于宗教信仰没有偏见的自由,这些都是很重要的自由,但西方并没有这种自由。

点击上方视频可以看更多尚达曼的回应

在当选前,尚达曼也接受香港《南华早报》的专访。在谈及中美关系及美国新出台的对华投资限制措施,尚达曼表示, 他希望美国能以更长远的眼光看待中美关系。

图源:南华早报

尚达曼直言,所谓“去风险”只是一个比“脱钩”更加“悦耳”的词语罢了,无论人们用什么术语描述它, 华盛顿的做法都已经让其他国家也一起走在“一条去风险化的错误道路上”。

尚达曼认为,美国在与中国打交道时有必要着眼于“长远”,否则这些行动或在日后让中美关系更加紧张,并带来更严重的外溢风险。“你必须从长计议。中国最终会发展自己的能力,它将通过自身以及复杂和相互依存的全球市场经济来实现这一点。在这个市场经济中,会有其他参与者愿意与它们合作,包括那些不是美国永久朋友的参与者。”

图源:CNN

他还认为,所谓“摆脱中国影响”的愿景几乎是“海市蜃楼”般的想法。作为一个极具竞争力的全球制造和物流基地,中国仍是其核心,只是其出口在通过第三国转移到美国,这些第三国正作为新的制造中心而受益,“在贸易和投资方面,大多数亚洲国家不会决定远离中国”。

从政期间,尚达曼曾多次对中国释放善意,并多次对外国对话不够理解的态度进行了反驳。

有理由相信,在成为总统后,他将进一步推动新中两国的合作更上一个台阶。

尚达曼背后的女人:

中日混血的她有这些故事~

在大学里修读马来文课程的时候,尚达曼认识在同校法学院念书的珍一藤木。 珍一藤木的父亲是日本人,母亲是潮州华人,出生于日本的她三岁时和父母一起来到了新加坡。

顺利成婚两人,目前育有三男一女,珍一藤木曾是一名律师,也曾新加坡美术馆董事会主席长达10年之久。

尚达曼一家人,图源:早报

此前,坊间传出“尚达曼一家的决定最终是由他妻子拍板”的消息。

对此,尚达曼自曝,自己每当要和妻子进行小型讨论等时会通常会先说一些话,然后再让妻子提出其他的观点。

“我们之间真的是平等的,没有谁有最终决定权。”尚达曼对媒体表示他和妻子之间的关系相当融洽。

文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