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硬刚6部长、调查李光耀、99%定罪率!深扒新加坡超硬核反贪局
2023/07/17

新加坡反腐太牛了!

近日,新加坡政坛动荡不断,先是传出两部长租黑白洋房被调查事件,紧接着交通部长易华仁被捕保释在外……

接连发酵的事件,让新加坡贪污调查局走进了人们的视线!

曾经的新加坡,也和现在的东南亚多国一样,腐败、贪腐,多亏了贪污调查局的存在,一扫新加坡社会的黑恶,有了如今的清廉国家新加坡!

新加坡贪污调查局

只对总理负责,可以查任何人

曾经,新加坡的所有腐败案都是由警察局的一个很小的部门——反贪污小组负责查处。直至1952年,为了抑制随处可见的腐败现象,新加坡政府成立贪污调查局。

新加坡贪污调查局一经成立,就拥有极大的权力!任何新加坡公民,上至高官下至平民,乃至侨居海外的新加坡籍公民都是其监察对象。真真正正地一视同仁。

1960年通过的《反贪污法令》,更是授予贪污调查局:

可以在没有逮捕证的情况下逮捕嫌疑人;

可以没收贪污罪犯的全部受贿财物;

可以检查和冻结嫌疑人的银行账户,甚至可以查其家人账目;

可以入室搜查、检查和扣押认为可以作为证据的任何物品;

可以进入各部门、机构,要求其官员和雇员提供调查人员认为需要的任何物品、文件和内部资料。

这就是贪污调查局!一行行文字透露出来的都是“权力”。搁在古代怎么也得是个“皇权特许,先斩后奏”。

为了防止贪污调查局腐化,李光耀还给贪污调查局设立了一套最高标准的自查机制,可以自上而下查,可以平行互查,也可以自下而上查。

贪污调查局的专职调查官由国家公共事务委员会(公务员委员会)聘请,一般都是铁面无私而又精明强干,学历必须是大学毕业,其工资待遇高于政府部门的同级人员。

贪污调查局出现任何问题,由局长担责。

总统候选人尚达曼:

新加坡制度透明

从未有总理阻止反贪局调查

虽然总理可以拒绝新加坡贪污调查局的调查,但从未有过!

新加坡总统候选人尚达曼接受采访时表示,新加坡从未有总理阻止贪污调查局的调查工作,倘若真有这么一天,总统也会出面,这就是新加坡的制度。

他向大家强调,新加坡严正看待任何涉及贪污以及关乎廉洁的事情,贪污调查局也被赋予充分的权力展开调查。

“对一些国家来说,这或许没那么重要,但新加坡不一样,也必须跟别人不一样,因为我们没有太多其他资源。我们现在拥有更多具备技能和才华的人民,但我们的制度才是让新加坡与众不同的地方。这个制度也让我国在全世界受到尊重。”

对于贪腐,新加坡一向零容忍,无论是谁!

5年来最低,

去年反贪局99%定罪率

贪污调查局一点也没辜负李光耀和全体新加坡人的信任!

今年4月份的一项数据显示,2022年新加坡贪污调查局接到的贪污举报数量达到了五年来的新低,这是一个让人高兴的消息。

去年反贪局共接到234起贪污举报,比前一年减少6%。其中有86%涉及私人企业,14%涉及公共部门。

152人因涉嫌贪污罪行被控上法庭,全年的定罪率达到99%,比前年增加1个百分点。

99%的定罪率,可想而知贪污调查局的行事严谨、违法必究!

新加坡两部长租黑白洋房一事,就是被反贪局过问、审查后取消嫌隙,让大家认可他们二人并未违法。

反贪局曾调查李光耀,

有人称他和李显龙买房吃回扣

你可能不知道,新加坡贪腐治理,甚至“丧心病狂”地查到了李光耀身上!

吴作栋担任总理期间,李光耀受到指控,称他和儿子李显龙买房回扣,消息一出全新加坡都炸了。

吴作栋总理当即下令反贪局调查,结果发现所谓“回扣”是正常的商业行为。恰巧,这一事件牵连到被捕保释在外的亿万富豪王明星。

涉事房产 玉纳园

虽然自己定下的制度查到了自己头上,但李光耀本人却很欣慰:“当局能调查我,证明了我所定下的制度是无私有效的。”

新加坡曾有部长贪污$80万,

最终羞愧自杀,家人出走海外

被提到次数最多的,恐怕就是新加坡国家发展部长郑章远。

1986年,贪污调查局怀疑郑章远在1981年和1982年分别用批地权从房地产开发商处捞取好处,总计达80万新元。

郑章远先是全盘否认,随后称愿意上交80万新元以求免予起诉,但遭到贪污调查局的拒绝。调查僵持时,郑章远要求见李光耀一面,李光耀回复他说:我若帮你,新加坡就完了!

由此,郑章远惭愧自杀留下遗书,其家人远走海外。

“总理:过去两个星期,我都感到非常悲伤,忧郁。对于发生这次的不幸事件,我应该负全部责任。作为一个堂堂正正的东方绅士,我应该为自己所犯的错误接受最严厉的惩罚。”

李光耀后来在一次群众讲话中剖析,并非自己逼死了郑章远,而是严厉的反腐手段让他脸面尽失,丢了脸面无法在社会上立足。

“郑章远宁可结束生命,也不愿面对耻辱”。 

另有4部长级官员贪污,

连“犯罪克星”都难逃审判坐牢

据悉,连同国家发展部长郑章远,贪污调查局总共查出了5起部长级干部贪污大案。这些案件,每一次都引起了社会震动,但也展现了新加坡政府,对贪腐者毫不留情的态度。

1975年,新加坡环境发展部政务部长(副部级)黄循文携家人到印尼旅行,费用由一名开发商支付。后来,他又接受了对方一座价值50万新元的洋房,并且以父亲的名义透支两笔总共30万新元的款项,由对方担保,进行股票买卖。

最终,被贪污调查局发现,被判坐牢4年!

新加坡商业事务局首任局长格林奈,曾是致力于打击商业犯罪的执法机构的典范,亲自处理过新加坡七大商业犯罪案,为政府追回2亿新元的国家资产,被授予“杰出公务员”称号,被公众称为“商业犯罪的克星”。

但他却在两件事上栽了跟头。一是向财政部申请了一笔购买新汽车的贷款,却用来还旧车贷款,二是在某印尼商人尚未签约购买新加坡梦幻度假村时,两次对新加坡公共汽车公司谎称该商人已经签约购买,劝说公共汽车公司也投资300万新元与外商合作。

结果被判坐牢3个月,并开除公职,永不录用。连同高达50万新元的公积金和30万新元的退休金也被一笔勾销。

文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