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簡愛》:一個跪著的靈魂,撐不起一種燦爛的生活
2024/04/22

物質生活是人的外衣,光鮮亮麗的衣服,自然會增加一個人的氣色。

但是再好的衣物,也改變不了人內在的東西,梭羅說:一只呆頭鵝,再怎麼打扮,也是呆頭鵝。

誠如梭羅所言,再豐富的物質,也掩蓋不了貧瘠的內心,除非他不說話,一說話,內在的貧瘠就出來了。

俗人穿上僧衣,也只是俗人,而佛就算袒露著肚子,什麼也不穿,身上也佛光閃閃。

01

簡愛命運坎坷,小小年紀就父母雙亡,被寄養在舅舅家里。

很不幸,疼愛她的舅舅沒多久也去世了,剩下舅媽,對簡愛可不怎麼友好,她視簡愛為眼中釘,對簡愛是又打又罵。

舅媽對自己親生的孩子很好,給他們漂亮的玩具,什麼家務也不讓他們干,對簡愛呢?又要干活兒,又不給玩具。

總之,簡愛是寄人籬下,她缺乏漂亮玩具,也沒有漂亮衣服,連偶爾躲起來看書,還要被揪過來干家務。

她的處境,比舅媽家的傭人還要尷尬,因為她年幼體弱,干不了重活就要被嫌棄。

但是簡愛從來沒覺得自己比別人少什麼,表兄妹們不和她玩,她就自己玩,心里還看不上他們的粗魯,人家欺負她,她就還手,哪怕打不過,也要反抗。

孩子就這點好,不知道自卑是啥,別的小朋友有漂亮的玩具,自己沒有,最多只是羨慕一下,從來不會考慮到身份地位物質上的問題。

對于孩子來說,每個人都是一樣的,他們看見的人,還是一個簡簡單單的人,這個人不是少爺,不是公子,而自己也不是窮人。

魯迅在《故鄉》里,寫少年的閏土,天真活潑,不知道魯迅和自己的有什麼不同,他告訴魯迅許多有趣的事情,絲毫不覺得有什麼不妥,那時候,兩人可謂親密無間。

可是很多年后,閏土成了幾個孩子的父親,魯迅回鄉再見閏土,原本還挺激動,可是閏土被恭敬地叫了一聲「老爺」,說起曾經兩人一起玩,他只是一個勁地說,那時候不懂事。

如果說少年的閏土在魯迅面前,或者說在生活面前,是站著的,那麼中年的閏土大叔,卻跪起來了。

曾經他站著,可讓他站起來的,不是物質。

現在他跪著了,讓他跪著的,卻真的是物質了。

簡愛也是站著的,雖然她很窮,力氣也小,干不了什麼活兒,但她就站在那里,什麼也不能讓她跪下。

02

盧梭在《社會契約論》里說:

「是強力創造了最初的奴隸,又是奴隸的怯懦使他們永世為奴。」

奴隸社會的時候,奴隸的兒子,生來就是奴隸,這就像《追風箏的人》里面,哈桑的父親是一個下人,所以哈桑生來就是下人,他只能給阿米爾汗少爺洗衣服,伺候他吃飯睡覺。

民國的時候,清王朝滅亡了,處于絕對統治地位的貴族沒了,但是人們還是「自覺為奴」,見到達官貴人還是忍不住膝蓋發軟。

五四運動后,魯迅說,現在該去披露人民骨子里的奴性了!魯迅果然以筆做手術刀,開始進行國民性手術了。

在他的筆下,阿q在見到某個「老爺」時,人家還沒要他怎麼樣,他自己就腿軟了,先跪下去了,其實那時候,已經民國了,跪這個行為已經廢除了。

再到現在,平等、自由這幾個字貼得到處都是,可是有些人看到有錢人,看到有權的人,膝蓋雖然跪不下去了,但是整個人卻開始低三下四、卑躬屈膝了。

簡愛進了學校,刻苦學習,最終學有所成,彈琴畫畫,樣樣拿手,她找了一份家庭教師的工作。

簡愛生活的那個環境,家庭教師是一份讓人很瞧不起的工作,是一份吃力不討好的工作,作家夏洛蒂·勃朗特說:「私人教師……是沒有存在意義的,根本不被當作活的、有理性的人看待」。

簡愛自己也擔心過,擔心雇主不好相處,但她覺得,假如不好相處,那就不相處,做好自己該做的就行了,沒必要去討好誰。

事實證明,雖然莊園里的大多數人都好相處,但雇主羅切斯特確實「不太好相處」,一開始他言語刻薄刁鉆,處處試圖為難簡愛。

可是簡愛一直不卑不亢,她做好了自己該做的,對于無禮的要求,不假辭色,從不覺得自己只是家庭教師就處處妥協,也不覺得自己「位卑」而低聲下氣。

相反,她和雇主談天說地,傾訴辯論,兩人相互理解了對方。

羅切斯特也越來越欣賞簡愛。

事實證明,一個人如果自己都不能高看自己,那麼就真的所有人都可以看低她,一個人如果自甘下賤,她就真的「下賤」了。

只有一顆揚起的腦袋,才能時刻看見天空,低著頭,看見的都是陰影。

簡愛能贏得羅切斯特的尊重,首先就是因為她始終站著活,而不是跪著生,當一個人跪著生存的時候,不管他擁有什麼,他的腦袋已經比人低了。

03

就在簡愛在雇主羅切斯特面前獨立而自由的時候,愛情已經悄悄向她靠近。

羅切斯特有錢,有地位,想嫁給他的人也多,但他明白,很多人不是嫁給他,而是嫁給他的錢。

他喜歡簡愛,盡管簡愛貧窮、弱小、相貌平庸。

愛情來得猝不及防,她簡直幸福得像做夢一樣,第二天,羅切斯特要把存在銀行的珠寶送給她,「我一定要親手給你戴上,我要讓所有人都承認,你是個美人,我要讓你穿上緞子和花邊衣服,戴上無價的面紗。」

她說:那我就不是簡愛了。

她拒絕了,什麼也不要,她不是物質可以打發的女子,物質收買不了她的靈魂,貴重的珠寶和漂亮衣服征服不了她的心,盡管現在她穿的樸素,但她的心,華麗又豐富。

她不接受貴重的禮物和漂亮的衣服,就是因為她要保持這這份獨立的自由,她不會成為依靠他生活的女子,也不會成為他生活里的附庸。

她愛羅切斯特,可是當她得知羅切斯特15年前就已經結過婚的時候,她選擇離開。

面對羅切斯特的挽留,她說:

「你以為我貧窮、低微、不美、緲小,我就沒有靈魂,沒有心嗎?你想錯了,我和你有一樣多的靈魂,一樣充實的心。如果上帝賜予我一點美,許多錢,我就要你難以離開我,就象我現在難以離開你一樣。我現在不是以社會生活和習俗的準則和你說話,而是我的心靈同你的心靈講話。」

一個人憑什麼和別人平等地站在一起呢?

如果憑借物質,簡愛貧窮,這世界有很多人都比她富裕。

如果憑借美貌,簡愛相貌平平,皮膚還不白,膚白貌美大長腿多的是。

如果憑借地位,她只是一個家庭教師,世界上的貴族不說千千萬萬,但起碼也是一大把,她面前的羅切斯特就是。

她站著的底氣,從來不是物質,不是美貌,也不是地位,而是她的靈魂,是她那顆心。

只要她那顆心站著,她就不比任何人卑微。

契訶夫的弟弟在給他寫信時說了一句「你的微不足道的弟弟」,本來只是一句謙虛的話,可是契訶夫回信說:「又不是面對上帝,你無需承認自己的微不足道。」

在人面前,每個人都一樣,我記得某個作家說,當我想到上帝的時候,任何人都不能使我自卑,除了上帝。

物質給不了人站著的靈魂,可是上帝在讓我們來到這個世界之前,就已經設定了靈魂的平等和自由。

04

老舍小時候,看到鄰居家殺豬過年,吃鮮肉餃子,他問母親:「媽,是一個肉丸的餃子好吃,還是咱家的菜餃子好吃?」

母親說: 「用自己掙來的錢買面、割肉,餃子是自己捏的,就好吃,就吃得香,吃得硬氣。」

當羅切斯特要給簡愛貴重的首飾和漂亮衣服的時候,簡愛知道,雖然自己可以輕松獲得那些很多人夢寐以求的東西,但那東西不是憑借自己的能力獲得的,你拿了,意義就變了。

到了後來,因為羅切斯特的欺騙,她依然選擇離開,可是那個時代,女人寫作都受歧視,外面的工作也不是那麼好找的,簡愛流落在外,饑寒交迫。

「我現在的處境已由不得我面子問題了,我不得不切入正題了。我身無分文,又無親無友,我必須我找點活兒干才可以。可能干些什麼呢?我向誰求救,求誰又能幫助呢?‘你知不知道附近是否有誰家需要傭人?’」

文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